云倾天阙连载之四国贺寿

December 25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戌时正点,钟声震响,战英帝终于从正和殿偏殿移驾。
  “皇上驾到。”
  传侍太监清亮的声音响彻宫殿,战英帝满面笑意迈着威严的步伐大步跨进了正和殿,百官起身行拜叩之礼,一时间殿中黑鸦鸦跪倒一地。
  皇七子狄飒跟在战英帝身后,不似以往玄衣墨带,今日的他一身喜庆的红袍,金丝盘蟒暗纹行动间光华闪烁,宫灯将他本是冷硬的面容渲出一丝罕见的柔和。
  殿外秋风微起,他红色衣衫鼓动如烈焰燃烧,整个人仿似从鬼蜮中步出的修罗。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英杰云聚

December 25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时维九月,序属三秋。
  九月一到,天地间便有了秋意,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,染红几片叶子,昭告着它成熟的美。
  元康十五年九月初三,秋高气爽,晴空无波,金秋的阳光刺破第一抹云层洒照人间,绽放出迷人的光彩。
  秋风和煦轻柔,蓝天白云飘逸悠扬。世人忙忙碌碌又开始了新一日的劳作,此时的他们尚不知这一日的特别。
  然而多年后,却有史学家津津乐道地提起这日,提起战英帝的五十寿诞。只因这一日,在鹊歌城中云集了此后中原大陆尽六十年的风云人物。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裳阅琴音

December 24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马车尚未进到内城,宽阔的官道上已是车水马龙,各式各样的车驾将八马并驱的大道塞的满满的,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粗俗的吆喝。  车夫眼见马车根本无法通过,回过身来,请示道。  “姑娘,这路上车驾太多,拥挤的不行,你看我们……”  罄冉听到车夫苦闷的话语,掀开帘子望了出去,不免微微蹙起了眉。眼前之景又岂止是一个热闹了得?  大道上一排排的车架完全堵住了前

云倾天阙连载之相互打量

December 24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酒楼中依旧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战英帝的寿宴,讨论着那几个备受瞩目的少年英杰,讨论着鹊歌城中的名门闺秀。
  罄冉慢条斯理地用着膳食,听那些讨论越来越落俗套,越来越不堪入耳,便望向楼下。
  正堂中央戏台上花旦和小生已经退下,一个白发老者正拉着二胡,用他沧桑暗哑的声音一字字唱着:
  “世人苦被明日累,春去秋来老将至。”
  这等曲调,苍凉低转,自是不得楼下找乐子的宾客欢喜。虽是没有喝彩声,老者却依旧唱得极为认真,手一提一声微亮的羽音响起,他继续唱道。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酒楼闲话

December 23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“啧啧,真是气派,瞧那些围着马车的小娘们水灵的!”
  “老袁,你就别艳羡了,你那第六房的小妾模样也不赖啊。”
  “那小蹄子哪能和那些仙女一样的耀国侍女比?”
  “那是,人家凤相权倾朝野,自是全国的漂亮娘们随便选,你那几房小妾是比不得。”
  罄冉听着对桌两个形容低俗的男子的对话不免心生厌恶,将头再次扭向窗外。
  “权倾朝野又怎样?皇帝的女人照样沾不得。”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再入帝都

December 23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鹊歌城,战国帝都。
  物宝天华王气蒸蔚,金秋的城楼越发彰显宏阔,夕阳下显得格外巍峨坚实。城门外人流川流不息,昭示着帝都的繁华。
  罄冉一袭月白衣衫昂然马上,头戴帷帽仰望着城门上方的“鹊歌”二字,表情凝然不辨,帷帽上的青纱被风吹起,她秀美的下巴若隐若现,带着微扬的弧度,显出几分清冷的傲然来。
  十一年了,这城楼岿然不动,却不知其间又见证了多少世间悲欢。
  罄冉轻叹一声,迈步加入了入城的人流之中。
  京都,繁华之地,富贵之都。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时光荏苒

December 22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战英帝元康十五年,秋季的一天清晨,峰顶上太阳还没露头,已经有一个身影在峰顶上开始练武了。
  峰岭巅处,白影舞动,剑气纵横,冷风飕飕,寒光点点。朦胧的光线下,那身姿仿似白龙在空中盘旋,又如冰雪在天地间狂卷。
  晨雾在那身影舞动间凝聚,又随着剑招迸散,一招雁落平湖,一声清喝,手中长剑旋转着直刺一颗大树,咔声连响,树枝纷纷断裂,散落一地。
  罄冉收剑而立,望着天际缓缓升起的金阳轻声一叹。
  已经整整十一个年头了,这般习武一日日竟似没有尽头。风雨无阻、寒署不断,终于要结束了么……
...

云倾天阙连载之乾垣大火

December 22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微月宫中,战英帝方和明妃安寝,却听殿外传来一阵阵喧嚣声。  明妃蹙眉睁开眼睛,聆听了一刻,见战英帝眉宇微蹙。她赶忙起身拉过衣服穿上,刚欲下塌,一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,浑身哆嗦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  战英帝听到动静心知是出了大事,翻身而起,未及相询,却听小太监颤巍巍道。  “皇上,大事不好了……”  战英帝脸色阴沉任由明妃给他套上袍子:&

云倾天阙连载之杏鸟焚宫

December 21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天晴,炫目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散落一地。将本就干燥的地面曝晒地更加龟裂,灼热的空气仿似凝滞般停留在宫阁间,树叶无声,蝉鸣燥燥,无处不诉说着闷热。  已是盛夏,再加上今年大旱,长期不下雨,使得天地间异常燥热。宫中镇冰司早已按规矩给各宫发放了冰块,月妃正身受皇宠,镇冰司自是不敢怠慢。冰盆置了满殿,丝丝凉意透出,虽谈不上凉爽,但也清爽。  罄冉和四郎一前一后从月妃寝殿走出,迎面一股热浪扑来。四郎撇撇嘴

云倾天阙连载之蓄谋放火

December 21, 2012 Views
Comments 0

  接下来的几日罄冉在月琴宫中过得极为平静,每日除了学习宫中礼节,她将时间都用在了打探宫中布局之上,日日缠着那些宫女跟她说宫里的事,大事小事,有用没用一律记在心间。
  月妃每天都会召她和四郎前去陪着聊天,多是四郎陪她,两人也不知说的什么,时常开怀而笑。罄冉看出两人关系定是不浅,有时候她看到两人相处的情景总能想起自己和姐姐,觉得两人之间有股暖暖的亲情流淌。
  虽是听不懂两人的话,可罄冉却觉得每日四郎都在想尽办法,用尽言语让月妃开心,莫名地罄冉竟对四郎的敌意少了许多。
...

分页:[«]1[2][3][4][5][»]